鄢陵在线,鄢陵新闻网,鄢陵信息网,鄢陵信息港,鄢陵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鄢陵地图 >

探秘千岛湖水下古城 移民前的手绘古城地图

时间:2018-01-14 01:2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srmxg.cn
千岛湖位于浙江杭州淳安县境内,1959年,我国自行设计、自******的新安江水电站拦坝蓄水,湖水淹没了县城、村庄、山峦及河道,形成总面积982平方公里的人工湖泊

千岛湖位于浙江杭州淳安县境内,1959年,我国自行设计、自******的新安江水电站拦坝蓄水,湖水淹没了县城、村庄、山峦及河道,形成总面积982平方公里的人工湖泊。因湖面上拥有星罗棋布的1078个岛屿,千岛湖由此得名。几十年过去,当年被淹没的县城和村镇,如今在水下是什么模样?2010年,水下摄影师吴立新数次潜入千岛湖湖底,拍摄到千年古城“狮城”的遗迹引起广泛关注。记者也专程前往千岛湖,寻访曾在古城生活的老人,从多个角度还原了水下古城当年的生活风貌。

手绘移民前的古城地图

走进位于淳安县千岛湖镇行岗路的老式住宅楼群,76岁的余年春老人已在楼梯口等待。他个子不高,看上去精神饱满。他带着我进到里屋,这间小屋不足十平方米,一张双人床占据了半个房间。这张床实际上是余年春的“工作台”。就在这张床上,他用十几年的时间,绘**出了位于千岛湖水下的两座古城狮城(遂安古城)、贺城(淳安古城)当年的地图,古城中大到山岭、河流、城墙、庙宇,小到街道上的店铺、民宅、牌坊、水井都在图中被细致地标注出来,城内街巷两侧还密密麻麻写满了当时居住其间的住户姓名。

2009年5月,回到母亲故乡淳安寻根的台湾作家龙应台,就在这张地图上找到了母亲应冬英的名字。她送给余年春一幅题字:“母亲应冬英1949年仓皇离开古城淳安……余年春先生十余年之间手绘淳安古图,情深义重……实为浙江文化之宝藏。”

两座古城被淹没在千岛湖水下,是源于新安江水库的修建。安徽的徽江,流到淳安县叫新安江。千岛湖一带过去是山地,名为“牌岭”,俗称“排岭”。1954年,为了上海、杭州等大城市的用电需求,****中央华东局决定建设新安江水电站。这项工程在1956年被列入国家“一五”计划,是当时全国第一大水利枢纽工程,周总理曾亲自到现场视察。1959年9月,新安江水库截流蓄水。半年后,狮城、贺城两座千年古城,连同周遭27个乡镇、1377个村庄、30万亩良田和数千间民房都悄然沉入千岛湖湖底。

新安江水电站年发电量18亿度以上,拥有178.4亿立方米的库容量。水电站建成后,新安江上游千百年一遇的洪水流量削减三分之二,免除了新安江下游和富春江沿岸各地的水害。郭沫若写下《参观新安江水电站》一诗:“西子三千个,群山已失高,峰峦成岛屿,平地卷波涛。”

新安江大移民,29万人背井离乡。那一年,余年春24岁,在淳安古城清溪旅馆担任前台登记员,他已结婚成家,妻子是这家旅馆的服务员。“我搞登记,负责安排住宿,每天记好入住客人的年龄、职业、哪里人、来干什么,下班前就把登记表送到派出所去。”余年春仍记得搬家时的场景,政府提出“少带旧家具,多带新思想”,一般人家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大家只拿了床、铺盖、锅碗瓢盆等日常杂物,浩浩荡荡地走出了古城。走一走停一停,站住脚回头看一看,年纪大点的人都流了眼泪,故土难离。

余年春一家搬到现在住的街道,当时还是泥墙房,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住了六七口人。到1981年这片地区翻建盖楼,不过楼房的条件仍然简陋,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假如不移民,淳安县、遂安县都比较富裕,过去这里是鱼米之乡,移民之后30万亩好地淹没了,人们都搬到了高地,余粮县变成了缺粮县,富庶的甲级县变成了全省经济欠发达地区。”

搬到新淳安县城后,余年春工作的清溪旅馆继续营业。到1965年,旅馆改建为二层小楼。那些年,余年春经常遇到从外地赶来祭祖探亲、寻访故地的老乡,他们无**找到故土,只能望着浩渺的湖面慨叹一番。

几十年过去了,新安江水电站慢慢退居为华东后备发电站,淡出人们的视线,千岛湖则成为驰名中外的美景胜地。而当年大移民时留在淳安县千岛湖的市民,对于水下古城的寻找从未间断过。对他们来说,这是另一种方式的寻根。

三峡工程大移民的时候,余年春从新闻中看到,工程涉及的文物古迹大多被异地搬迁。他由此想起当年狮城和贺城被水淹没前的古迹,于是产生了一个想**,能不能用手绘地图的方式还原狮城与贺城两座古城的历史面貌,让后人记住它们曾经存在。于是他开始搜集资料,见到当年在古城居住过的老人,认识不认识的都要上去攀谈,问一问他们对古城的记忆,这些记忆碎片被他记满了几十个笔记本。

余年春拿出自己手工誊写的不同历史时期的狮城与贺城县志,共13部全文160多万字,这些厚重的资料,保证了他手绘还原古城历史的真实**。他对绘画一无所知,一开始,地图上的建筑、街道、山峰画得都非常难看,他找来《清明上河图》的绘本进行研究,慢慢地至少从形式上掌握了一些绘画技巧。贺城画了24稿,狮城画了15稿,每一稿画完后余年春就拿去给大家看,一稿一稿地增加或更改内容。他一共画了13年,2005年,两张地图正式完成,沉于湖底的狮城与贺城在这位老人手中几乎被完整复原。

记忆碎片拼起水下古城

新安江大坝修建时,贺城居民较早完成了搬迁,按照当时的规定,整个城区在搬迁完成后也已被基本拆除。而狮城的大部分居民因被指定安置到5公里之外的姜家镇,因为距离近,所以大家开始并不着急。1959年9月21日,新安江截流,水库水位在短期内迅速上涨,狮城居民只好匆匆撤离,原本搬家前应该拆除的建筑也没来得及拆除,这座古城也就几乎原封不动地被封存在水下世界。

古城再次被开启是在2001年。北京一家潜水俱乐部在千岛湖开发潜水项目,潜水员下去之后摸到了城墙,还捡到了一块城砖,上面清楚地刻着“民国二十三年”、“县长张宝琛”的字样。自此,水下古城引起关注,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与央视合作,对狮城进行了首次探秘。通过****机镜头我们看到:狮城城墙墙体仍旧高大平整,已发现的3座城门保留完好,城门上的门钉和铁环清晰可见。

2010年,知名水下摄影师吴立新再度潜入千岛湖湖底,找到了狮城北门附近的古城建筑遗址。吴立新的镜头清晰捕捉到了有百年以上历史的贞节牌坊以及生满暗绿色藻类的民宅砖墙、木窗,这些建筑依然完好,细节处精美的雕刻展示了当时工匠的精湛技**。水底奇景被公开后,更成为网络上的热门话题。

专业人士水下探险得出的结果,与曾经在狮城居住过的人们的回忆不谋而合。这座城池最显著的三个特征:城墙、牌坊、徽派建筑民居也慢慢“浮出水面”。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